迷茫_吃土少女

高亮:APH已退圈
这里迷茫,也可以叫mayoi
默默复键中,主食楚留香相关杀破狼和六爻,博爱党
产出量不定中,今天更新了吗?没有

 

【hp/韦斯莱双子】一起看书

ooc注意!
超级ooc还请不要打我!
第一次坚持着写完的双子……轻喷谢谢!
然后时间线我也不清楚
很正常的日常,不糖不刀

如果有人有那个兴致去留意一下霍格沃茨图书室里每一本书前的图书卡就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如果哪一本书被韦斯莱家的那对双胞胎之一借过了,那么他们中的另一个的名字就绝对不会再出现在这个图书卡上。
绝对不是因为他们对于书本的爱好不同,不如说他们就像一个模子里扣出来的,就像人人皆知的那样。
没有人对这件事抱有疑惑,每个人都习惯了他们的这种行为。
提起弗雷德就没有可能不提起乔治,反过来也是同样。

“弗雷德,你上回从图书馆借的那本书呢?”
某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中午,在吃午饭的时候罗恩突然问:“你知道,我想借那本书很久了,如果你什么时候去还我也跟着去,总不可能有人抢先了!”
弗雷德看着餐桌上琳琅满目的食物,往自己的盘子里夹了一块蛋奶糕很自然的说:“哦哦,那个啊,在乔治那里,我看完之后就给他了。”
按理来说这是违反规定的,但是没有人表示异议,不如说规定这两个字在所有人的意识里向来与这对双胞胎无关。
罗恩撇了撇嘴:“那……还书的时候记得叫我。”
“当然了,我的小弟弟。”弗雷德回答的无比痛快。
“我可不觉得有什么可信的……”罗恩嘟囔着吃了一大口奶油布丁。
一直坐在弗雷德旁边的乔治笑着说了:“别这样,小罗尼,哥哥会伤心的!对不对,弗雷德?”说着,他用胳膊怼了怼弗雷德。
“没错!罗尼,你该试着去相信我们……”
“虽然有时候会有一些不愉快的事发生,但我们都相信,那只是个意外!”
弗雷德和乔治今天也一如既往地默契得如同镜子里的影像一般。


格兰芬多的休息室像往日一样喧嚣,大家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玩闹或是讨论功课,乃至只是单纯地讨论霍格沃茨一天发生的事情。
韦斯莱家的那对双胞胎没有坐在他们平时最喜欢的位置——那个休息室正中央的位置,如果坐在那里大声说话很容易就可以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那里一向是整个休息室最喧闹的地方。
弗雷德在进入休息室的时候被乔治拽着袖口走到了最角落的位置坐下。
乔治把一直放在包里的书掏了出来。
“啊啊,说起来快到还书的日子了,如果超时的话……平斯夫人可不好应付啊。”弗雷德很随意地挠了挠头发,故意做出了一副‘那可糟糕了’的表情。
“bro,拜托了,要知道我现在还没有看完和你脱不了干系。”乔治翻开那本书,因为被施过咒的缘故,书很自然地翻到了上一次看到的位置,没有看过的那部分的厚度依然很可观。
弗雷德显然对于自己的兄弟把责任抛给自己的做法感到不满:“哦,你要知道……当时你在医疗室,我不可能每个课间都有时间去找你,而且要知道……一个人去打闹什么的……很奇怪,乔治。”
“我当然知道,谁能想到那个鼻血牛轧糖能一次成功?”乔治接话道,手上捧着的书又翻过了一页,“那可是我们第一次难住庞弗雷夫人。”
“那倒是值得庆祝的事情!”弗雷德看样子是回忆起了那天庞弗雷夫人的絮叨责怪,露出了他恶作剧得逞时的那副笑容。
但这也不能让弗雷德忍受他的兄弟在未来的几个小时内都不打算理自己而去沉溺书本。
弗雷德陷入了有生以来的大危机。
在沉默了五分钟后,他站起身绕到了乔治背后站好。
“怎么了,弗雷德?”乔治不解地目睹了弗雷德的这一连串动作,“你又有什么主意了?”
“没事,乔治,你看你的就好,我决定重温一遍。”弗雷德的语气有那么几分得意,似乎高兴于自己的好主意,“你不觉得它有那个价值?”
“它的朗斯基假动作插图没有选好……明明去年那场才是最完美的版本。”
“梅林的臭袜子啊,它为什么没有每年更新呢?查理火箭炮队的兴盛已经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
“或许……十几年前?”
“这就是它的不对了,那不可能是几年前的事情。”
“对罗尼来说说不定是昨天的事呢!”
……
于是乎,今天,在霍格沃茨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里,即便没有像往日一样宣扬自己今天的恶作剧的韦斯莱双胞胎依旧笑成了一团。

  22 2
评论(2)
热度(22)

© 迷茫_吃土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