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茫_吃土少女

高亮:APH已退圈
这里迷茫,也可以叫mayoi
默默复键中,主食楚留香相关杀破狼和六爻,博爱党
产出量不定中,今天更新了吗?没有

 

【原创/米英】Detective 01

和前篇字数一模一样的第一章

前文见标签’Detective‘

 

01

“案件的进展、现场调查结果,这些全部送到案发现场,我立刻就过去。”阿尔弗雷德边说边向停车场走去,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回头对亚瑟说,“走了哦,柯克兰先生。”

“我打车自己去就好,我先去家里一趟。”亚瑟拿上刚刚,买的书,几乎可以说有些绝情地离开了。

“什么嘛……算了,不要跟他计较,毕竟我是要成为世界的hero的人,不会和这些普通人计较呢……”阿尔弗雷德一边嘟囔一边继续向停车场走去。

 

【案发现场—郊区废弃工厂  P.M.7:00】

“情况怎么样?”阿尔弗雷德小声问伊丽莎白,“有什么头绪么?”

伊丽莎白耸耸肩:“完——全没有。不如说,就算有什么头绪也没人感轻易说出来。”

“为什么?”

伊丽莎白没有说话,而是将下巴一扬。

阿尔弗雷德向那个方向望去,可以看见黄色的警戒线和那个坐在那里的平日里一看见他就恶言相向的大个子。

“他待在那多久了?”

“从案件发生后一个小时他赶到了这里,之后就一直这样了,我们没有人敢去打扰他,事实上我们都很害怕他一顺手掏出枪朝着现场所有人的心口来一枪。”伊丽莎白说,却有几分开玩笑的意思。

“得了,我知道你不会害怕的。”阿尔弗雷德听见伊丽莎白的话意外放松了许多,“不过既然这里有这么一个可怕的‘恐怖分子’,以世界的hero为目标的我怎么会让女士在场呢?既然刑侦部的大家已经到了你们重案二组的大家就先回去吧,罗德里赫今天没有演出和工作对吧?回家给他个surprises吧!”

“别以为艺术家都那么罗曼蒂克,阿尔弗雷德!”伊丽莎白笑着说,但转过身的瞬间那个笑容就消失了,“surprises……”

 

“伤口都不是很深,也都不致命,这也是最可怕的一点。”诺拉认真地说着自己的发现,“琼斯先生知道「那件事」么?”

“「那件事」?”阿尔弗雷德愣了一下,“你是指……”

“是的。我在昨天整理六年前的资料时候发现了这件事情的报告,现在想起来和这次的事件有很大的关联。”诺拉说,“那件可谓在世界都曾引起巨大反应的事件的起因和今天发生的事情一模一样:受害的亲属、不致命的伤口、案件极早被发现……甚至连第一起案子的发生地点都一样。”

“……”阿尔弗雷德没有说话,而是陷入了沉思。

“琼斯部长!”

阿尔弗雷德抬头看了一眼,这个叫‘季昀’的警员今天已经是第三次出现了。

“又发生了什么么?”阿尔弗雷德漫不经心道。

“我们在工厂的角落里发现了一句话,布拉金斯基先生已经赶过去了,我们根本拦不住他!”

阿尔弗雷德看了诺拉一眼,诺拉似乎也想到了什么似的点了点头。

“走吧,我们去看看。”

 

02

墙皮已经掉了一地的墙角上用不明的红色液体写着一句话,只能说是一句话而已,因为在场的所有人都看不懂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它不属于欧洲和美洲的任何一种语系。

可是明明是那么明显的用着字母写着。

“……人造语?”有人做出了猜测。

“不……那样它就没有被写在这里的意义了,如果它不能被人看懂的话。”阿尔弗雷德继续皱着眉思索着自己所知道的所有语种。

诺拉递过来了一部手机:“你师父的电话。”

阿尔弗雷德的师父是谁?几乎整个W警局都知道,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当年不知道哪根筋抽了,把刚刚加入警局的他选做自己的徒弟后便辞职了。

“喂,小子,脑袋卡壳了?”

“你怎么知道我正在犹豫要不要给你打电话的?”

“诺拉把墙上那句话发给本大爷了。本大爷说啊,你小子这个徒弟当得太失败了。本大爷是个左撇子,你当本大爷徒弟六年了还不知道左撇子写德语什么样啊!”

“你是说……”

“镜像书写。镜像书写的德语,本大爷认为破绽已经很多了,果然你们还是太年轻了啊……”

“如果你继续为了这件事情发牢骚我就挂了哦。”

“等等!!好啦,本大爷告诉你得啦。这句话的意思是‘罪孽的继承者回来了,来重蹈前人的覆辙’……”

两边突然都沉寂了下来。

“那个……”诺拉小心翼翼地伸出一只手在阿尔弗雷德面前晃了晃,“我有一个问题……”

“诺拉?如果有什么想法说出来就好了!”

“……这会不会和「那件事」有关系呢?以及……「那件事」的真相是什么?请如实回答好么,贝什米特前辈。”

电话那头许久没有传来回复,最后只听见挂上电话后的忙音。

“看来不会有人愿意提起当年的事情,但是这却恰恰是这件事件破获的重要突破口。”阿尔弗雷德整理着得到的根本没有什么作用的情报,“那帮家伙的嘴一个比一个严。对了,柯克兰呢?他不是说他要过来么?”

“柯克兰先生来过电话,说他发现了比这更有价值的东西,估计是不会来了。”

“那算了……看来今天也不会有什么进展了,大家先都回去吧,只能指望等伊利亚·布拉金斯基醒了在得到关于凶手的线索了。”阿尔弗雷德说着带头向大门口走去。

 

阴暗的角落里伊万用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轻笑了一声。

‘真是一如既往的没用呢——阿尔弗雷德·F·琼斯。’

  11 4
评论(4)
热度(11)

© 迷茫_吃土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