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茫_吃土少女

高亮:APH已退圈
这里迷茫,也可以叫mayoi
默默复键中,主食楚留香相关杀破狼和六爻,博爱党
产出量不定中,今天更新了吗?没有

 

【原创/法加】EXpres

改变自存娘的同名曲,存娘我爱你!

第一次写法加可能写的不太好,请见谅……

娘塔利亚,架空平行世界。


被教会因为莫须有的罪名而驱逐,原本的教会第八巫女——弗朗索瓦斯·波诺伏瓦。

但是这仅仅是虚拟的客观的介绍。

真正被承认的客观——教会所记载的史诗上是如此介绍的:背弃教会,背负原罪,被此世驱逐的原教会第八巫女——弗朗索瓦斯·波诺伏瓦。

一切不过是个名号,但世人选择相信后者。


“汝已被此世放逐,因汝背负之原罪。”

高高在上的主教如此说,他的白色袍子下所隐藏之物无人可知,世人所能看见的仅是他所叙述的世界罢了。

弗朗索瓦斯咬住了下唇,再次抬起头时眼里剩下的是冰冷入骨的绝望:“那吾愿献上最极致的诅咒,诅咒爱与被爱之物。”

脸上黑色的咒文是施咒的痕迹,是死亡和危险的警告,是死亡的心的泪痕。


(从遥远彼方传来了 花开叶落的声音

拒绝了王冠的英雄啊 正驻足倾听

从咫尺梦中传来了那人哭泣的声音

归来吧请回应我的呼唤 在消弥之际)


被教会驱逐之后,弗朗索瓦斯背负着世人的骂名踏上了逃亡之旅。

她穿过法兰西的高地,她的容貌留在了画家的纸上;她经过比萨斜塔,裙摆擦过真理的土地;她坐上离开大陆的船,海风吹动她的长发……

她踏足于枫叶之国时,听见了鲜花破碎的声音。


“我再也不会犯错了!我只想留在家里!”

“梅格,我很愿意你留在家里,如果你没有给这个家带来不幸的话。”

“等等……等等……等等啊!!!”


什么人被世界抛弃时的悲鸣。

弗朗索瓦斯勾起唇角,停下了她不曾停止的脚步。


“与我相同命运的人。”


(忠贞的爱人 因爱生了恨

因恨失自尊 越发得愚蠢

善恶已不辨 良庸亦不分

裹挟了舆论 怜自己痴嗔

美丽的爱人 温柔且温顺

只爱我一人 再不曾悔恨

冥王关上了 通向轮回的门

是失了光辉的神)


枫叶的国度的夜晚格外寒冷,为了掩藏身份,此时已身无分文的弗朗索瓦斯被迫选择了步行。

随着心中所听见的悲鸣之声的方向去寻找,那个与她同病相怜的存在。


最近在街坊里流传着‘诅咒’的传言。

传言说,这个镇子里,有会给人带来不幸的女子。

第一次听说时玛格丽特并不感到惊讶与担忧,她正和爱人一起准备父亲的生日聚餐,一年里难得的忙碌让她感到了幸福感。

但事情的发展却让人措手不及。

父亲的去世,姐姐是流产,叔夫的车祸,母亲的重病,侄女的夭折,公司的破产……一切一切都在短短半年里陆续发生,只有一点可以肯定——这绝非偶然。

爱人在痛苦中动摇了,他听信了街坊的话,将‘给这个家带来不幸的女人’——玛格丽特·威廉姆斯从镇子里驱逐了出去。

“我很爱你,梅格,”他用记忆里温柔的声音叫着她的昵称,但又有些颤抖,不知是悲痛还是恐惧,“我很愿意让你留下——如果你没有给这个家带来不幸的话。”

她绝望了,她痛恨着她曾经爱得刻骨的爱人,痛恨那些街坊。

“如果我真的能带来不幸,我希望我能将此世的不幸送予你们。”


弗朗索瓦斯经过一个小镇时听见了喊叫声。

“请处刑她吧!”

“她竟要把此世的不幸都带给我们!”

“你到底娶来了怎样的怪物!”

“快杀了她!”

弗朗索瓦斯皱了皱眉,把斗篷的帽子拽低了写,走进了镇子。


刚刚来到这个镇子里时,大家明明是那么温柔。

大家明明是那么友好。

明明曾羡慕身为她爱人的他。

明明曾说过‘吃到梅格的点心死也足矣了。’

大家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好恨。

好恨这一切。


玛格丽特闭上眼,等待着爱人落下的刀刃,但想象中的冰冷触感并没有降临。

她睁开眼,却看见了一个女子:黑色的斗篷,华丽的裙子,美丽的紫色眸子和脸上黑色的咒文,纤细的手指上凝聚着流动的光芒。

「是她救了我?」

「她是……失去了光的神明么?」


“你也是被抛弃的人吗,来吧,与我一同欣赏吧;

来吧,一起憎恨这个世界。”那个女子微笑着说,有着神奇的诱惑力。


(冥被喂下这颗毒药的 两株冷漠的花

散发着陈年的腐臭啊 至今仍念着她

被喂下这颗毒药后 也无法将恨洗刷

残留在口腔的那块骨骼 早已发芽

忠贞的爱人 因爱生了恨

因恨失自尊 越发得愚蠢

善恶已不辨 良庸亦不分

裹挟了舆论 怜自己痴嗔

优雅的爱人 拨动了指针

忘记了停顿 从此不相称

冥王关上了 通向轮回的门

在门上烙下一吻)


“我在教会的名字是pluto,不过请叫我弗朗索。”弗朗索瓦斯说,“从今天开始,我要收你为徒,我将教授你巫术,让你拥有保护重要之物的力量。”

命运就此交集。


那个孩子是同病相怜的存在,同时也是通往冥界之门最好的容器。

但不知何时起,她放弃了原本的计划,那孩子不知从何时起吸引住了她。

也许是她半夜起床发现那孩子在背咒文的时候,也许是那孩子总是一副认真的样子却犯着很低级的错误时,也许是那孩子回答出了错慌慌张张的时候,也许是那孩子露出笑容送来点心的时候……

但不可否认,「爱」这种情绪出现在了她身上。

“这可不妙啊。”


趁着月色 ,弗朗索瓦斯来到了玛格丽特床头,轻声念着咒语,封印了她通往冥界的体质,最后在她额上烙下一吻。


和平的日常没有持续多久,一次玛格丽特外出采购时看见了一群人围成了一个圈,出于好奇凑了上去,却听见了这样的对话。

“我是旅行至此的法师,追踪异变已久。是的, 不用慌张,生死与离别早有预谋,你们的不幸都是源于某人偏执的诅咒。请告知如下地点,我将消灭罪恶的源头。”

“啊,欢迎您,远行至此的善良法师。您一派话解释了压抑多年的懑愁。在您凯旋归来之时,我们将为您吹响胜利的号角,架起冲天之火,焚尽那可恨罪人的血与肉。”

什么意思。

他们要做什么?!

烧死老师么?!

他们又要再次夺走我重要的人么?

不行!

要赶在这之前!

要赶在一切向那个方向发展之前!


(忠贞的爱人 因爱生了恨

因恨失自尊 越发得愚蠢

善恶已不辨 良庸亦不分

裹挟了舆论 怜自己痴嗔

美丽的爱人 温柔且温顺

只爱我一人 再不曾悔恨

冥王关上了 通向轮回的门

是失了光辉的神

可悲的爱人 不相信理论

被自信围困 今世难脱身

惶惶然漂泊 空空然浮沉

自诩很残忍 见不得离分

风干的爱人 冰冷的体温

肩负着责任 白昼至黄昏

冥王关上了 通向轮回的门

静候世界的延伸)


弗朗索瓦斯醒来时发现自己迷迷糊糊睡了一觉,头还有些疼痛,感觉像是咒术施展的后遗症。

「那个孩子已经学会咒术了么?」

她迷迷糊糊地想着,抬头却不见玛格丽特的身影,而钟表的指针告诉她早已过了玛格丽特回家的时间。

她跑了出去,到处寻找熟悉的身影。

终于,她来到了广场,却看见了……

“那是……”

被钉在十字架上接受火刑的‘弗朗索瓦斯’。


用咒术将弗朗索催眠后易容成她的样子,刻意施展咒术引来捉捕弗郎索瓦斯的人。

玛格丽特想起这个计划便不由心中打颤。

「好在是成功了。」

被钉上十字架时玛格丽特想,一下子被钉穿的手腕便不那么痛了,她抬头看了一眼天空,脑海中浮现出了那些被她珍视的人的样子。

「这就是传说中的走马灯么?」

正当她闭上眼时,人群中却发出一阵骚动。

人群中的那人和第一次见面时一样:黑色的斗篷,华丽的裙子,美丽的紫色眸子和脸上黑色的咒文,纤细的手指上凝聚着流动的光芒。

弗朗索瓦斯‘飞’到她的面前,却没有拆掉钉在她腕上的钉子,而是紧紧抱住了她,在她耳边细语:“别怕,我来了。”

自称旅行至此的法师拉开了他的功,闪烁着魔法光芒的利箭瞬间刺穿了弗朗索瓦斯和她的胸口,她们此时此刻化作了一体。

“你……为什么要来救我啊!”

面对玛格丽特的质问,弗朗索瓦斯扯出了一个笑容:“傻丫头,你忘了吗,我的咒语,是让人失去所爱之人的诅咒啊。”

【静候世界的延伸】


【行星历1126年,第八巫女Pluto因罪被教会驱逐。

其不但不知悔改,还倚赖共神所赐之力为世间带来灾厄。

渎神之行致其罪上加罪,人神共愤。

为此,教会派遣直属第七执行人予以律清。

第七执行人在共神的庇佑下,追踪到了醉人的行径,

并在压倒性的优势下,将其俘虏。

欢欣鼓舞的群众第七执行人架起审判的火刑架。

此后,世间重归善与美,荣恩。】


——END——


  28 7
评论(7)
热度(28)

© 迷茫_吃土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