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茫_吃土少女

高亮:APH已退圈
这里迷茫,也可以叫mayoi
默默复键中,主食楚留香相关杀破狼和六爻,博爱党
产出量不定中,今天更新了吗?没有

 

【原创/米英】暂无题01

  • 第一次写米英就是长篇我好方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比得上孩子悄悄所怀的爱情。——斯蒂芬·茨威格

 

01

阿尔弗雷德·F·琼斯。

我在他六岁时见过他一次,我在他十六岁的时候又见到了他。

“早安,医生。”他十分从容地坐在我的对面,若无其事地打着招呼,“今天又想要——不,又被人要求说服我么?”

我皱了皱眉,这一周里每次见到他时他都会对我说这句话。

“你不是……”

“不,我是你的病人,所有人都这样认为,所以,我就是你的病人,不论是或不是。”

他阳光的样子和他灿烂得让人不禁避开的笑容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会有这样的想法,这种话不像是他会说的。

 

【就像有两个人。】

 

再介绍一次,这位坐在我面前,金发碧眼戴着平光眼镜似乎有些体重超标的美国青年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

我的病人。

不过,我不打算承认。

 

“我认为你没有任何必要来心理咨询,更何况我不是医生!”我有点儿不耐烦。

阿尔弗雷德确实一脸无辜地:“我也不想来啊。”

确实,第一天他的确是被家人带来的,而且他的家人不停询问我他的病危不危险。

家人坚信着有精神疾病的患者……还真是稀少得像是沙滩上的星星沙或是完全戒毒的瘾君子。

 

02

事情得从一周前说起。

“我在教堂——不久前刚刚冒出来的那座破败的教堂——遇见了一个人……”他闭着眼睛,身体靠在椅子上,似乎在回忆里重新回到那个教堂。

 

【只有他能看见的教堂。】

 

“很漂亮的人哦,不对,应该用帅气吧?毕竟是男性……但是就是情不自禁地想用漂亮这个词来形容。”阿尔弗雷德说着,与其说是在给我讲述,不如说是自言自语——像是日记一样,“他的眼睛是祖母绿的,像是雨后的森林一样干净......

“亚瑟·柯克兰。”

阿尔弗雷德突然说:“亚瑟·柯克兰……”

“怎么了?那个人的名字?”我放下了已经快碰到嘴唇的咖啡杯,“你的叙述方式很独特啊……”

没有回应。

 

“他没有告诉过我他的名字……”

不得不承认,我是惊讶了一下。

 

【简直可以去写小说了嘛。】

 

那天的阿尔弗雷德·F·琼斯和六岁时一样不正常。

一样坚持自己看见的一切属实。

 

03

——今天他给我做了司康饼,味道很奇怪……不过他肯定很用心啦!

——仰望星空派……医生你知道那是什么么?

——医生你也尝尝嘛!他做的司康饼,别看外表很焦的样子,但是味道很好啦!

——医生你相信他的存在吗?

——为什么你们都不相信我?我赌上HERO的名义,他绝对存在!

 

很固执很天真的家伙。

至于那个‘他’——也就是阿尔弗雷德现在所说的亚瑟·柯克兰,我更倾向于将他理解为阿尔弗雷德的另一个人格。

金发绿眸眉毛很粗……喜欢穿制服,不论什么季节都固执地把扣子扣到最高,坚称自己是个绅士,喜欢读书,最爱的似乎是莎士比亚,做饭很糟糕(恩,不是一般的糟),而且坚信自己做饭超好吃……

设定充足的可以让人感觉真的有这么一个人存在。

其实一开始我也很高兴阿尔弗雷德成功交到了一个比他年长的可以回答他问题的朋友。

直到我发现了一个事实……

 

【这个‘朋友’只有阿尔弗雷德可以看见。】

 

当我意识到的时候阿尔弗雷德已经对‘他’的存在深信不疑了,终日缠绕我的从阿尔弗雷德没完没了的问题变成了阿尔弗雷德没完没了地和我讨论他的‘新朋友’,最终变成了他家人没完没了的哭诉。

我逃似地跑到了国外。

在我准备走的那个晚上,阿尔弗雷德用他哭得已经沙哑的嗓子说:

“他走了,不会回来了……他再也不会原谅我了!”

虽然很好奇发生了什么,但我还是离开了。

 

当我十年后又回来的时候,刚下飞机就被他家人的电话包围了。

十年以后,‘他’又回来了。

——TBC——

  10 6
评论(6)
热度(10)

© 迷茫_吃土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