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茫_吃土少女

高亮:APH已退圈
这里迷茫,也可以叫mayoi
默默复键中,主食楚留香相关杀破狼和六爻,博爱党
产出量不定中,今天更新了吗?没有

 

【原创/all普all】国设普的常人大学生活09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 字数已破万!

  • 旅行结束啦,该回到学校了呢,基尔

 

该说是震惊好呢,还是别的什么好呢?

总之埃德的下巴已经合不上了,而库博则是一直低头沉思着。

 

“怎么,觉得我的说法不可能么?也是啊,国家精神体什么的。”霍夫曼太太笑着说,给自己切了一块覆盆子蛋糕,“听上去就很可笑,如果你们不相信的话就把我当做是一个胡言乱语的老婆婆吧,不过不要告诉基尔先生哦……恩,果然还是不够甜。”

“不,我们相信,起码我是相信的!最近不是有很多么,这种事情?宣称看见了法国什么的,还有祖国母亲其实是哥哥一类的……但是基尔很痛苦吧。”

霍夫曼太太笑了,抿了一口咖啡,一举一动还像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一样:“噢啦,为什么这么说呢?”

“不得不分别……政治上的特殊地位是不会让他们有朋友和喜欢的人的吧,历史上也有很多英雄悲惨的死去的时候……腓特烈大帝离逝时,基尔很难受吧?”埃德插话道。

霍夫曼太太露出了无奈的悲伤表情,放下了咖啡杯,微笑着说:“我所敬佩的正是这点,无论失去也好,拥有也好,都是注定悲伤的,但是还是顽强而快乐的活着,就算心里难过,也只是铭记……身上的伤痕靠自己去痊愈,没有人会成为他们的老师,就这样自己在一片混乱的世界中艰难生存,身边的人是亲人朋友还是敌人?在一切未知的情况下依旧努力地生存着,就算一切都是假的,面对自己的人民时还是会露出真心的令人安心的笑容,哪怕自己已经片体鳞伤!这便是我的祖国,普鲁士;你们的祖国,德国;也是世界上每一个人的祖国!

“我记得我经常见到基尔阁下的时候是柏林墙即将倒塌的时期,现在想来当时他一定很迷茫吧,到底会去向何方呢?但是在我面前,他总是笑着说:‘嘿,珊娜,要不要和本大爷出去走走?’在我们最迷茫的时候,更为迷茫的他成为了我们的指明灯……所以啊,我永远都是普鲁士人,一直,一直,一直,就像你们永远都是德国人一样。”

库博和埃德都有些不知所措了,他们还不太适应这种严肃的话题。

在和平年代,战争时代的爱国精神一直都在睡觉。

 

“好啦,不过还是先吃覆盆子蛋糕吧,尝尝是不是不够甜?”霍夫曼太太轻松地打着哈哈,似乎之前严肃的爱国主义者不是她一般,“要按照自己喜欢的甜度的两倍来判断哟!”

狼吞虎咽地埃德停住了,有些诧异地说:“为什么啊,那样不是太甜了么?现在就已经很甜了啊!”

“过去在战争时代糖会十分短缺,所以像是中国、日本这样的国家传统的点心会非常甜,以表示对战士的慰问和对和平的喜爱……”库博背诵着课余书籍上说的话,“莫非是……”

霍夫曼太太拍了拍手,像是小孩子一样兴奋:“没错!而且基尔先生嗜好甜食哦,必须要是一般的两倍才行!”

“还真是像小孩子一样的爱好啊,基尔……”

 

半晚时分,三人组拎着便利店的德国黑啤和土豆回来了,嚷嚷着让霍夫曼太太帮忙做一些下酒菜。

霍夫曼太太应声转身钻进了厨房。

坐稳以后有些微醉的基尔才看见了桌子上的覆盆子蛋糕,据埃德回忆,当时的基尔就像是孩子一样两眼放着光扑过去把蛋糕放在了面前吃起来,还不忘喝些啤酒,嘴里念叨着:“还真是和布雷尔的一个味道呢,不愧是他的外孙女啊,珊娜……”

“只做给基尔的作品……还真是好运气啊!”弗朗西斯嘟囔着,想起了自己身边的傲娇、死KY,便回过头咕嘟咕嘟地灌着闷酒。

 

“像是小孩子一样,但是关键时刻又帅气的不行……看,我说的没错吧。”霍夫曼太太在早晨收拾着因为通宵酒会而横在餐厅的三具‘死尸’对刚起床的库博和埃德说,“不过正因为如此,才让人敬佩呢……”

 

艰难地把挺尸的三人搬上车后,库博摇下车窗对霍夫曼太太招手:“再见了,多谢款待!谢谢您为我们找的司机!”

“不客气,有基尔先生的名誉在,这点小事还是可以的!有缘再见!”

“有缘再见!”

 

人生啊,就是缘聚缘散的过程。对于国家而言,这点尤为突出。

  23 1
评论(1)
热度(23)

© 迷茫_吃土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