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茫_吃土少女

高亮:APH已退圈
这里迷茫,也可以叫mayoi
默默复键中,主食楚留香相关杀破狼和六爻,博爱党
产出量不定中,今天更新了吗?没有

 

【原创/all普all】国设普的常人大学生活08

夭寿啦,我更文啦!

手机更新没有链接抱歉。

我将逝去而君永存的梗!



中午的时候三人组似乎依然没有回来,房东 霍夫曼太太也没有动静。

埃德莫名的有种不安的预感,这种感觉自从把那封信寄出去后就一直存在着,他不安地拽了拽库博的袖子:“唉,库博,要不你去楼下看看?”

库博从书上抬起头瞪了埃德一眼:“你去。”

“我……我是病人诶!”

“假的,不算。”

“库博……”

“安静。”

埃德知道想要劝库博一个人去是不可能的了,于是说:“要不,我们一起去?”

“好吧。”库博合上书,作出了妥协。


两人一起下了楼,餐厅没有人,两人紧张地扒着门看客厅。

“进来吧,要来点儿覆盆子蛋糕么?”

库博和埃德互相看了一眼推开了门。

才不是因为蛋糕呢!

霍夫曼太太正在研磨咖啡,苦涩的香气包围着整个客厅,似乎要钻进木地板里,永远留下来。

覆盆子蛋糕就摆在柜台上,下面似乎垫着什么东西,库博仔细一看,吓了一跳——那是他们寄出去的信。

顿时库博和埃德都坐立不安了起来,最后,库博鼓起勇气问:“这封信……”

“好啦,我知道你们都很好奇基尔先生的身份,但是首先让我把咖啡放好。”霍夫曼太太把蛋糕和咖啡放在了柜台上,把叉子递给了库博和埃德,“好啦,你们很好奇,我可以理解,我当年也是非常好奇的呢,但是你们绝对不可以把这件事公布于世!”

霍夫曼太太一向温和的语气突然严厉了起来。

“是什么时候知道基尔先生的存在的呢……我是记不太清了。当时我们一家还住在柏林,外公也还健在……应该是很小的时候了吧。

“外公口口声声说自己是普鲁士人,当时可是很丢脸的事啊。所以呢,我的父母都很不待见外公,但是我很喜欢外公,喜欢外公的覆盆子蛋糕,也很喜欢外公的故事。

“在一个雨天,父母都不在家,外公很吃力地从仓库里翻出了三张照片给我说:外公很小的时候就见过普鲁士阁下,真是个很有活力的年轻人呢,那是在我父亲的生日上,我们一起合了一张影。后来外公我才知道,父亲年轻时也见过他呢,真是神奇啊,不会老去什么的……

“我不相信,毕竟嘛,国家怎么可能是人呢?外公知道我不信,于是接着说:‘后来在父亲的葬礼上,我又遇到了他,他一点儿也没变,只是不那么爱说话了。所有人都走了,谁也没有看见他,他还是站在父亲的墓碑前,说着什么连博罗你也不在了……我从那时起就再也不羡慕不老不死的人了,毕竟活的再久也只是不断分别而已。’

“不久后外公就去世了,我也见到了基尔先生,真的是很悲伤呢,就那样捧着花站在墓前……我离开了柏林,来到了法兰克福,从此一生我也都只是个普鲁士人……”

库博和埃德都听呆了,不敢插一句话,最后,库博说:“那,基尔他……”

“是普鲁士哟。”霍夫曼太太微笑着说,“我是因为你们是基尔先生的朋友才告诉你们的,不要告诉别人啊 。”

“那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先生……”

“我想,他们是相同的存在吧。”


法兰克福的下午,从未如此晴朗。


  25 7
评论(7)
热度(25)

© 迷茫_吃土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