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茫_吃土少女

高亮:APH已退圈
这里迷茫,也可以叫mayoi
默默复键中,主食楚留香相关杀破狼和六爻,博爱党
产出量不定中,今天更新了吗?没有

 

【原创/恶友中心】

本文灵感来源于 @光彼方的 【140字段子合集②|为什么分了段】

 


 

01

在某一个罪恶而无聊的下午,弗朗西斯的家里。

“好!无!聊!啊!”基尔伯特把手里的PSP一甩,呈大字躺在了弗朗西斯的波斯地毯上,“腐烂你就没有什么有意思的东西拿出来让我们玩玩么?”

弗朗西斯此时正在百无聊赖地把重复着:把花瓶里的花拿出来→换个排列顺序插回去→把花瓶里的花拿出来→换个排列顺序插回去……这个过程,玩的花都蔫了,听到基尔伯特这么一说就怒了:“哥哥我又不像你,每天都宅在家里打游戏!哥哥我是有社交party的!家里只有扑克和骰子,你玩什么?”

“俺说……”

安东尼奥从手机相册上抬起头,笑着提议:“要不要把弟弟交换过来养半年?”

 

开玩笑!我们再无聊会拿弟弟来玩这种养成游戏么?安东尼奥你以为我们是什么人?!

“好主意!”

“本大爷同意!”

恩,我们是有节操的。

有节操的。

真的。

谁信。

 

“那么,俺来带马修。”安东尼奥一脸‘计划通’的笑容分配道,“基尔你带罗维,腐烂路德就交给你了。”

“好好好,这就去拎人吧。”

此时此刻,恶友三人的内心小算盘。

安东尼奥:把罗维诺交给基尔,回来的时候他就知道俺有多好了。

弗朗西斯:把马修交给安东尼奥,回来的时候他也许可以开朗些。

基尔伯特:把west交给腐烂,回来的时候他也许可以更懂得社交往来。

 

但是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02

现实就是……

 

“欢迎回来罗维!要吃番茄嘛!”安东尼奥笑着在门前迎接,脑海里幻想着什么‘安东你最好了!’‘我想你了!’一类的妄想内容说,“一会儿一起去集市么?”

“不要!老子懒得去。”

咔嚓!

安东尼奥的心碎成了粉末,这这这,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那样罗维就要一个人在家里了哦。”安东尼奥强撑着微笑说,按照以往的经验,罗维诺应该说着‘老子才不害怕呢!’一边死抓着自己的衣角不让走,这么想着安东尼奥已经伸出手做好安抚的准备。

但是那都是以往了。

此时的罗维气鼓鼓地叉着腰:“走开!混蛋!本大爷一个人也很快乐!”

哗——

安东尼奥的粉末心被从天而降的大洪水冲走了。

 

然而另一边,基尔伯特也没好到哪去。

路德维希回来已经是晚饭后了,基尔伯特刚从飞机上下来,虽然很好奇弟弟变成了什么样子但还是先去睡觉了。

半夜,基尔伯特感觉有什么东西爬上了自己的床,作为一个军人,他立刻一个翻滚下了床,又一下子打开了灯,仅仅用了不到十秒。

额……说的那么玄乎,其实他是一不小心掉到了床底下,挣扎起来的时候正巧碰到了电灯的开关而已。

但这一些都不是重点。

当看见自己弟弟一脸无辜地坐在自己床上时,基尔伯特的内心是崩溃的。

“west,你爬到本大爷床上干什么呢?”

路德维希特别严肃而认真地看着基尔伯特,也不知道是天生脸就张那样还是这的是那么个心情,然后,说:“哥哥,弗朗西斯先生说在床上也可以运动,你怎么从来不教我?”

“哈?!”

腐烂鸡本大爷c你大爷!

 

罪恶的渊源,弗朗西斯家。

弗朗西斯刚吃完晚饭从西班牙接回来马修就接到了恶友的催命电话——一个打座机,一个打手机。

弗朗西斯耸了耸肩,同时按了接听。

“腐烂鸡!本大爷艹你大爷的,你都教了本大爷温顺听话(x)的west些什么!”

“弗朗吉,俺就提醒你一下,做好心理准备,马……马修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对于前者,弗朗西斯毫不客气地回了一句“哎呀,早晚要有人教他的,基尔你个处男能教他什么呢?”然后挂了电话,对于后者,弗朗西斯认为那完全是危言耸听,并没有理会——哥哥我的小马修好着呢。

但是挂上这两个电话,弗朗西斯还是感觉身心俱疲,也不住担忧起来。

一旁安安静静抱着熊不知几郎的马修似乎注意到了这一点,于是拽了拽弗朗西斯的衣角:“先生,先生,你是不是累了?马修来对你施让人打起精神的咒语吧!fusosososo…”

“……”

弗朗西斯瞬间明白了安东尼奥的意思。

 

03

那么他们各自认为的完美教育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呢?

让我们回到半年前。

 

基尔伯特家。

“老子饿了!”

“好好好,本大爷给你煮番茄汤。”

“老子累了!”

“好好好,本大爷来收拾,你先喝着番茄汁休息一下。”

这似乎很和谐。

然而,次月月初,Z公司的新游戏发布之后……

“老子饿了!”

“哦,厨房有方便面,你省着点吃,本大爷这个月的粮食就是那些了……”

“老子累了!”

“哦,那不用打扫了,就放在那吧。”

“给老子念睡前童话!”

“不要,本大爷这关还没打过……”

所谓事不过三,以上事件发生了整整三十次以后……

“老子不理你了!”

“没事,本大爷一个人也很快乐……唉唉!你安静点,刷boss了。”

 

长此以往,罗维诺每天都啃着番茄沙司方便面咒骂安东尼奥把他扔到了这里,久而久之就成了那副样子。

 

安东尼奥家。

“小马诺要听睡前故事吗!”

“那个……我叫马修。”

“哦哦,抱歉啊,俺忘了。要听睡前故事吗,马罗?”

“……”

“从前有一个农夫,为了救女儿中了很厉害的蛇毒……不过不用担心,这个时候,卡密萨马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说:‘你是一个善良的人,让我来对你施让蛇毒消散的的咒语吧!fusosososo…’于是,农夫的毒就被解了!”

第二天

“从前有一个孩子,因为被人孤立,所以每天都忧心忡忡……后来有一天,她的父亲对他说:‘女儿,我知道你很不高兴,让我来对你施让人打起精神的咒语吧!fusosososo…’于是女孩从此成为了世界上最快乐的人!”

……

就这样,安东尼奥坚持不懈地对马修进行每日洗脑,最后得到了今天的效果。

 

至于弗朗西斯,那就更简单了,他只是每天给路德维希科普黄段子而已。

至于具体内容嘛……

[哔————————————————————————]

如上。

 

04

后来是怎么解决的,恶友三人都闭口不谈。

只是有一条经验之谈流传了下来:

“不作死,就不会死。”

  166 5
评论(5)
热度(166)

© 迷茫_吃土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