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茫_吃土少女

高亮:APH已退圈
这里迷茫,也可以叫mayoi
默默复键中,主食楚留香相关杀破狼和六爻,博爱党
产出量不定中,今天更新了吗?没有

 

【原创/普洪】变相恩爱

  • 原预定七夕+洪诞,被我拖到了今天......

  •  @觐辞 的娱乐圈paro点文,如有不足请多多包涵

  • 难得撒糖

  01

天知道一幕戏和下一幕戏中间的休息时间有多金贵。

伊丽莎白刚坐下,化妆师就拎着化妆箱跑过来了,正补着妆,服装师就抱着下一幕的戏服狂奔了过来,正在化妆师和服装师为“先化妆还是先换戏服”吵得火热朝天的时候助理递给了伊丽莎白一杯水,还没喝,编剧就扯着剧本来和伊丽莎白商量下面的事项,导演又来说接下来的对手戏对方撞时间了所以要先拍另一幕,经纪人又跑过来提醒伊丽莎白另一个片场的时间……

这种时候最烦的是什么?被无关紧要的事情给打扰。

比如……

“交给我吧。”基尔伯特接过化妆师的箱子说,“你先去休息。”

伊丽莎白正要发怒,基尔伯特就十分严肃地说:“闭上眼睛,你想本大爷把粉扑进你眼睛里么?”

伊丽莎白噤声了,她知道要是眼里被扑了粉,轻则耽误时间,重则给她的繁忙工作‘锦上添花’。

 

“嘿,伊莎,和本大爷约会去吧。”

 

02

伊丽莎白·海德薇莉,电影界的一颗新星,不过名声并不太好,原因没别的,她还没出名的时候就和丈夫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离婚了罢了,但这一点让罗德里赫的一群nc粉给记住了,因此,捧伊丽莎白的人不是经常有,踩她的人却是层出不穷。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

不,这么说也并不准确,他们俩和罗德里赫从小就认识,只是后来伊丽莎白跟随着罗德里赫跑到维也纳上大学去了,而基尔伯特留在了柏林。

后来罗德里赫成为了首屈一指的钢琴家,基尔伯特也成为了赫赫有名的乐队主唱。伊丽莎白就有些惨了,本想着给罗德里赫做小提琴伴奏,但是无奈天赋不足,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罗德里赫的熟人,当红导演——弗朗西斯·波诺伏瓦正在拍电影,邀请伊丽莎白做女二号,结果一下子出名了。

而经过了这漫长的六年,伊丽莎白和罗德里赫发现了两人的不合,于是在维也纳和平分手,伊丽莎白去了巴黎发展。

伊丽莎白就是在巴黎遇到的基尔伯特,当时的基尔伯特出去乐队主唱还兼职模特,当然,现在也是。

 

基尔伯特不止一次想向伊丽莎白表白,但都被伊丽莎白以‘我要慢慢等我名声恢复。’为由拒绝掉了,基尔伯特则表示对罗德里赫恨得牙根痒痒。

 

但是一直都遵守着这个‘规矩’的基尔伯特却突然说出了这句话。

“嘿,伊莎,和本大爷约会去吧。“

这家伙疯了么?刚刚和罗德里赫离婚几个月,伊丽莎白不能再背负‘交际花’这个恶意的称呼了。

刚刚和丈夫离婚,转身就和名模混在一起……啊啊,伊丽莎白感觉自己都能猜到次日的娱乐报头条了。但是基尔伯特却十分平静地看着她,她只能从那紫红色的眸里看见自己惶恐的样子,除此以外感觉不到其他任何东西。

“和本大爷约会有那么恐怖么?“

 

03

伊丽莎白还是妥协了,但是没想到的是,基尔伯特没有做任何伪装,就是那样穿着常服把整张面孔都暴露在外面,生怕别人认不出他似的。

“喂,你怎么……这个样子?“伊丽莎白把帽子又往下压了压。

基尔伯特看了伊丽莎白一眼说:“本大爷问你才对吧,我们就是我们,干嘛把自己伪装起来,反而更让人生疑。”说着一把扯掉了伊丽莎白的帽子和墨镜,“走啦,本大爷记得这附近有一家糕点店,有天竺葵布丁来着……”

“你还记得我喜欢这个?”伊丽莎白也忘了自己的帽子和墨镜,问道。

基尔伯特拉着伊丽莎白走进了一条街上,说:”得了吧,和天竺葵有关的你都喜欢,喂,伊莎,本大爷问你,你还记得你喜欢什么么?“

这个问题把伊丽莎白给问住了。

你还记得你喜欢什么么?

 

伊丽莎白一向是个行动派,喜欢上什么就一定要去追逐,从来不思考自己是怎么喜欢上的。

她认为自己喜欢罗德里赫,所以她追了罗德里赫四年,但两人只在一起了一年,感觉生活快乐只有八个月。

她真的喜欢罗德里赫么?

可是,她认为她喜欢罗德里赫。

不过也只是她认为而已,主观意识这种东西只要想改总是可以办到的,而且十分简单。

只要自己认为某个东西不存在,而身边没有人来反对的话,那个东西就真的不存在了,从此就消失了,再也不会被人想起。

这么说来……

 

“嘿,男人婆想什么呢?我们到了。”基尔伯特突然大声说,打断了伊丽莎白的思路,“就是在这里了,要不是弗朗吉本大爷还真找不到这么偏的地方……”

“喂,不要打断别人思路啊!对了,你刚刚说谁……弗朗……”

“不,你听错了!本大爷说的分明就是‘细心帅气的像小鸟一样的本大爷’!诶……男人婆你啊,没有一点女人味就罢了,听力还这么……除了好心的本大爷谁要你啊……”基尔伯特说着把一个东西和勺子塞到了伊丽莎白手里,“喏,吃吧,刚买的。”

伊丽莎白看着那个像是一种太平洋岛国的小酸奶瓶子里装着的半透明物愣了一下,打开盖子抱着试试看的心情舀了一勺:“好好吃……啊,不对,基鸟你刚刚说什么?”

“吃吧,刚买的。怎么了?”基尔伯特用一种看傻瓜的眼神看着伊丽莎白。

伊丽莎白一记手刀砍在基尔伯特脑袋上:“不,我是说再前面一句!”

“……除了好心的本大爷……谁要你啊。”基尔伯特捂着头说,脸色通红。

 

04

“贝什米特先生,外面流传您和伊丽莎白·海德薇莉小姐是男女朋友,请问这是真的么?”

“贝什米特先生您和海德薇莉小姐以前认识吗?“

“贝什米特先生你知道海德薇莉小姐曾经离过婚么?“

“海德薇莉小姐的成名作导演是您的挚友波诺伏瓦先生,请问这件事情是不是和您有关呢?“

“有人多次目睹您和海德薇莉小姐在一起,请问这是真的么?“

“您和海德薇莉小姐是因为真心相爱呢还是像传言一样只是为了炒作呢?“

 

基尔伯特皱了皱眉,本来就已经料到会被狗仔拍到,但是没想到这群家伙会直接堵到乐队排练室门口,而且问题一个比一个犀利,连弗朗吉那个事都被翻出来了。

他叹了口气,做了一个休止的手势,说:“第一,我们不是男女朋友,我只是告白并没有得到答复;第二,我们是从小到大的朋友,但这没有什么好说的,因为我们分开了六年多;第三,弗朗西斯任命谁为女二号是他自己的爱好,和我没有任何关系;第四,我不是那种为了人气连心都不要的东西。“

说罢,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这只是面具,由公司打造的,招揽粉丝的【表性格】。

明星是没有自己的,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有着精密的打算和目的。

但是伊丽莎白是净土,基尔伯特的净土,他唯一可以展露一切的人。

 

“嘿,伊莎,久等了,今天的记者烦死了!“

“别抱怨了,今天把我约出来的原因是什么?“伊丽莎白不耐烦地说,脚下踩着她最讨厌的细高跟,”没有什么正当理由我跟你没完。“

“今天是七夕啊!七夕!”基尔伯特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仿佛七夕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东西,“中国有一个传说,七夕是牛郎和织女见面的日子,本大爷就不能在今天和爱人见面么?”

“油嘴滑舌!你是什么时候学来这一套的,好恶心!”

“好啦!今天去哪?还是本大爷表白的那家糕点店么?”

“不要强调‘表白的’这个前缀啊!今天你请客!”

“诶!为什么?!男人婆你不要得寸进尺啊!”

“凭我是你的爱~人~怎么?”伊丽莎白瞟了基尔伯特一眼,假装平静,但是脸上的那抹红晕还是没有藏住。

“诶!男人婆脸红了!脸红了!”

“闭嘴!”

 

【情人之间,吵架也是在秀恩爱。】

 

  43 2
评论(2)
热度(43)

© 迷茫_吃土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