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茫_吃土少女

高亮:APH已退圈
这里迷茫,也可以叫mayoi
默默复键中,主食楚留香相关杀破狼和六爻,博爱党
产出量不定中,今天更新了吗?没有

 

【原创\all普all】国设普的常人大学生活06

01 02 03 04 05

最近感觉自己好勤快啊

 

 

晚上,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回到旅店时库博和埃德早已经在等他们了,桌子上摆着五份晚餐,其中一份明显比另外四份要豪华。

“怎么样?你们遇见他了么?”库博问。

弗朗西斯摇了摇头,略有些无奈。

“嘿,弗朗,”安东尼奥托着下巴说,“基尔他不会和上次一样……”

弗朗西斯趁安东尼奥没说完,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小声说:“别多嘴,说不定只是回来的晚呢?要是基尔知道你因为这种小事就把他捅出去的话一定弄死你!”

 

“发生了什么事么?那位先生还没回来?”霍夫曼女士把冷掉的咖啡取走换掉时,说。

弗朗西斯松开安东尼奥,坐到了座位上,有条不絮地切起了‘法兰克福肠’,回答道:“恩……不过哥哥我想没什么,应该是太久没回来有点儿想念了吧,在萨克豪森啤酒街某个店里喝开心了半夜再回来什么的……嘛,很正常啦!人之常情!Rien de bizarre!*”

霍夫曼女士把新磨好的咖啡倒进壶里,放在桌子中央,用手在围裙上蹭了几下,说:“啊啊,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他被那个‘Wichtige persönlichkeiten**’找到了,我就知道,在今天中午Die Deutsche***先生来找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他一定能找到基尔先生的!”

“德易志先生?那是谁?”埃德眨了眨眼,问,随后就被库博用法兰克福肠堵住了嘴巴。

“那还真是个不幸的消息,”弗朗西斯说,然后补充道,“对基尔来说。看来今天我们要多个客人咯。”

说来也巧,弗朗西斯话音刚落,就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霍夫曼女士连忙把门打开。

来者不出意料,是基尔。

来者出乎意料,只有一个。

 

基尔的样子有点儿狼狈,把库博和埃德吓了一跳:他的衣服和出门时似乎不一样,似乎有点儿旧,裤腿虽然挽了上去,但是还是可以看见裤子边缘的地方脏的不成样子。

虽然变化并不算很大,但这绝不是‘在萨克豪森啤酒街某个店里喝开心了’就可以解释的事情。

不过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很淡定地吃着晚餐,表示‘不关我事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孩子’,似乎完全不觉得这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而霍夫曼女士只是表示‘需不需要一杯咖啡’,似乎经常有客人出去喝酒回来就变成这个样子似的。

 

“怎么,基尔,遇到谁了?”吃过晚饭,弗朗西斯略带几分
嘲讽意味地问,“给哥哥我讲讲你的奇遇呗?”

“很多人,要本大爷一个个数给你听么!”基尔毫不客气地吼了回去。

安东尼奥闭着眼想了一会儿,说:“俺猜,遇到路德维希了?”说着吃下了最后一口烂土豆泥。

“很好,你猜的很不错,需要本大爷奖励给你一个马克来表示奖励么?!”基尔伯特瞪了安东尼奥一眼。

弗朗西斯给基尔续了一杯咖啡放到他面前,安抚道:“嘿,听哥哥我一句劝,看开点,别像上了弹的枪似的,慢慢说。”

“好吧,本大爷怎么知道他们这群家伙在开什么关于本大爷的地下会议,本大爷正想结账回家就被west抓了个正着,被请到会议室里依次见了男人婆、小少爷、小意、伪绅士……啊对了,还有北极熊,靠!为什么还会有北极熊!谁请他来的?依本大爷看应该立个宪法‘禁止北极熊进入德国边境’对,就这样!还有那个满脑子都是脂肪的阿尔弗雷德!本大爷说啊……”

基尔越说越激动,除了偶尔停下来喝一口咖啡外就没有给别人一点儿插嘴的机会。

弗朗西斯拍了一下一旁愣住的库博,指了指楼梯,示意他和埃德上楼去休息。库博看这里的事情也和自己没有关系便拖着埃德上楼了。

而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交换了一个眼神,叹了口气。

看来今晚又要听老友唠叨一晚上了啊……

 

另一边,法兰克福某会议室内。

“我觉得只要找到基尔君就好了呐。”

“可是哥哥的安全怎么办?在学校也不好派太多安保人员,便衣的也不行啊……”

“露西亚开学的时候到那里开一次讲座怎么样?之后的事情慢慢商量就好。”

“你要讲什么……”

“诶?!路德君在怀疑露西亚嘛?放心啦,一定是很实用的知识,呐~”

“你这么说我反而不安了起来……”

看来这边也会是一个不眠夜了。

 

注释:

* Rien de bizarre:法语,没什么好奇怪的!

** Wichtige persönlichkeiten:德语,重要的人物。这里是为了掩饰基尔身份而对路德的一种身份概括性尊称。

***Die Deutsche:德语,德意志。这里依旧是用来指代路德,因为原意是‘德意志’说以才会有埃德的‘德易志先生’一语,埃德误以为这是什么人的姓氏。

  28 7
评论(7)
热度(28)

© 迷茫_吃土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