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茫_吃土少女

高亮:APH已退圈
这里迷茫,也可以叫mayoi
默默复键中,主食楚留香相关杀破狼和六爻,博爱党
产出量不定中,今天更新了吗?没有

 

【原创/普加】由MSN记录的爱情

写了整整一个星期!还是不满意啊……总觉得和理想中的普加相处模式不太像,希望大家不要嫌弃!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黑塔利亚大学部大三信息与计算机学进修中,成绩优良但不是什么听话的好学生,让无数老师操碎了心。

爱好是写日记,刷推特和……即时聊天。


即时聊天普遍被当做是一种工具而不是爱好,但基尔伯特嘛,如果和别人一样他就不是基尔伯特了。


下午四点,基尔伯特没课,但是几乎所有可以聊两句的人都有课或是出门了,当然还包括几个最近吵翻了的。

MSN列表里的头像一个个都是灰的,这一点让基尔伯特十分郁闷。

‘现在是世界消失时刻么?一个人都没有!逗鸟呢!’基尔伯特气愤的随便输了一行数字,结果真的搜到了一个人,地址还是同学的样子,于是果断发出了申请。

秒加。

基尔伯特看着「枫糖浆熊先生」这个ID一时间竟不知说些什么。

好在对方善解人意,先开了‘口’。


「枫糖浆熊先生」:请问……有什么事么?

「本大爷一个人也很快乐」:倒是没什么事情……你喜欢枫糖浆?


‘这是什么烂问题啊!’

基尔伯特几乎想改个名字叫「话题终结者」时,对方回复了。


「枫糖浆熊先生」:是的,枫糖浆松饼和枫糖浆咖啡是一般的下午茶配置……

「本大爷一个人也很快乐」:本大爷也很喜欢枫糖浆松饼啦,不过枫糖浆咖啡是什么味道?本大爷没有尝试过。

「枫糖浆熊先生」:恩……很多人都人为味道和奇怪,但是我觉得有一种独特的香气,嘛……不在意我看法的毕竟是多数人吧。

「本大爷一个人也很快乐」:话说你是黑塔利亚大学的?keseseses~本大爷也是,你是哪个系的?

「枫糖浆熊先生」:是,我是大一医学系的。

「本大爷一个人也很快乐」:那么本大爷改天去找你好了!同一个学校的多认识一下嘛keseseseseses~

「枫糖浆熊先生」:诶?!可是……你不知道我长什么样子不是吗?


……

‘本大爷真蠢!……不,帅得像小鸟一样的本大爷才不蠢!’


「枫糖浆熊先生」:那个……本大爷先生?

「本大爷一个人也很快乐」:本大爷一定会认出你的!就像你一定会认出帅得像小鸟一样的本大爷一样!

「枫糖浆熊先生」:不过还是有张照片比较好吧……不过我的手机是新买的没有单人照,只有张合照……但是我比较难被发现……

「枫糖浆熊先生」:【图片.jpm】


照片的拍摄时间应该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似乎是在郊区野餐,从模糊的像素来看应该是一张比较早的照片了,照片上的人看起来都很年幼,不像大学生的样子。

首先是一个叼着汉堡的活力男孩,衣服上印着大大的「LOVE THE USA」。

‘绝对不是这家伙!’

他身后是一位基尔伯特的老熟人,穿着一个褶皱都没有的衣服,手里端着一盘黑乎乎自带马赛克的东西。

‘亚瑟在文学系修政治相关,恩……也不是他……等等!他手上拿着的是死抗?!’

想着基尔伯特便全身战栗,在心里给那个从未见面的网友点了根蜡。

然后是弗朗西斯,正在笑着看他们打打闹闹。

然后……‘似乎没有别的人了?’

正这么想着打算关上照片,基尔伯特突然被照片上的一个毛茸茸的布偶熊吸引住了。

也正是如此,基尔伯特看见了一旁的少年。那个少年长得和那个活力系男孩有九分相似,他正腼腆的笑着,面前放着厚厚一盘枫糖松饼。

基尔伯特终于发现了他无视这个少年的原因:少年的样子似乎有些透明……

基尔伯特打了个哆嗦。


「本大爷一个人也很快乐」:……恩,毛绒熊很可爱……衣服搭配的也不错……




本来以为这只是一场没有结果的偶遇,说消失就消失,不会对彼此的生活造成任何影响。

但是基尔伯特发现自己错了。

暑假到来的第一天,基尔伯特依旧是按照惯例待在房间里打游戏。


基尔伯特感觉自己忘记了什么事情,开始在大脑里回想:弗朗西斯的糖过期了,小少爷的厨房又爆了,王耀的衣服全被王湾换成了女装,亚瑟说要请大家吃饭,男人婆九号让他陪她一起去漫展……

手机的振动唤回了基尔伯特的意识,屏幕上的「GAME OVER」红的刺眼。

是MSN的提示音。


【三十分钟前】

「枫糖浆熊先生」:本大爷先生,您在吗?

【十分钟前】

「枫糖浆熊先生」:原来不在啊……

「枫糖浆熊先生」:如果您去找了我,十分抱歉,我肯定不在吧……十分抱歉,我在加拿大,我是在和您聊天的那天去的加拿大。

【五分钟前】

「枫糖浆熊先生」:作为歉礼,我给您寄了加拿大著名的枫糖浆,请注意在暑假后签收。

【一分钟】

「枫糖浆熊先生」:……我真的很想和您一起共进下午茶。


“就是这种小事么……浪费本大爷流量啊……”基尔伯特放下手机拿起手柄继续游戏,“本大爷早就习惯了!”

『被独自扔下这种事。』

“kesesesese~本大爷一个人也很快乐!继续继续……”

基尔伯特重新开始了游戏,用手柄操纵着角色一次又一次不顾后果地冲进敌人堆里厮杀,是不是来一个毫无意义的翻滚……

游戏终于静了下来,屏幕上放着一大朵一大朵的烟花,巨大的「YOU WIN」字样并没有给基尔伯特带来想象中的喜悦。

反而是一种通关后的寂寞。

“啊……这么晚了啊,睡觉睡觉!”

此时墙上的挂钟显示的是凌晨一点,确实很晚。

但是对于大学的男性来说,通宵才是真正的日常。


【八个小时前】

「本大爷一个人也很快乐」:没关系!反正本大爷并没有空去找你,况且本大爷一个人也很快乐!keseseseses!




大四是一个死亡一般的时间,所有人都以对高考的认真投入到了‘实习’这项事业中。

基尔伯特早在大二就已经向杂志社投稿,大三就已经出了人生第一本随笔《历史中那些相爱相杀的柔情》,销量可观,对他而言,大四就是补完他即将出版的小说的稿子的日子而已。

因此,基尔伯特很闲。

非常闲。


“嘿,腐烂!周末一起去酒吧啊!”

“不行,小基尔,哥哥我要去银行实习,如果你实在寂寞的话欢迎晚上来找哥哥我哦~哥哥我一定会满足你的~”

“滚!”


“嘿,男人婆,周末一起去溜冰啊!”

“啊?周末?周末我要去面试。”

“别面了,没人会看上你这个男人婆的!”

砰!


“嘿,东尼儿,周末去酒吧啊!”

“不行,俺要尽快找到一份高薪工作然后向罗维诺求婚。”

“去死吧死现充!”


“keseseses~west周末你有空没?”

“没有,哥哥。我要去复习,我打算考研。”

“哦,west你加油!”


“小少爷,周末本大爷赏光来找你啊!”

“不行,我要回奥地利了,然后我要去德国进修音乐。”

“好吧,本大爷到时候去德国找你。”


“伪绅士,本大爷周末想吃死抗……”

“没空给你做,我要准备明年回国从政,今年我一定要准备一篇出彩的演讲稿。”


……


基尔伯特很郁闷,所有人不是在实习,就是在找工作,再不然就是准备出国进修,剩下的还打算考研。

基尔伯特成了大闲人。

打开电脑,自动登陆MSN,没有一个好友在线,像极了当初那个无聊的下午四点一样。

一想起这个,基尔伯特就顺带想起了‘「枫糖浆熊先生」’寄给他的歉礼——至今仍未到货的枫糖浆。


「本大爷一个人也很快乐」:在吗?

「本大爷一个人也很快乐」:说来本大爷要叫你什么啊。

「本大爷一个人也很快乐」:〖窗口震动〗

「本大爷一个人也很快乐」:你在加拿大的哪里?本大爷去找你啊!

「本大爷一个人也很快乐」:喂,你别不理本大爷啊,本大爷知道你在线。

「本大爷一个人也很快乐」:话说你的歉礼本大爷还没有收到呢。


“什么啊,不在……”基尔伯特起身去给自己倒水,打算开始写稿。


「枫糖浆熊先生」:也许是快递的关系吧,再过一段时间应该可以收到。

「枫糖浆熊先生」:不用担心,保质期是两年。

(对方已离线或隐身,有事请留言)




《枫糖咖啡的味道》,著名作家基尔伯特在短短两年时间里的第五部作品,销量再创新高。

基尔伯特十分不屑地看着这段介绍,这只是他从真实生活中得到的灵感罢了。

是‘「枫糖浆熊先生」’给他的灵感,是大四给他的灵感。


一个月前。

“基尔,你确定要这么结尾?所有读者都希望他们在一起。”

“你是白痴嘛,本大爷是公众人物怎么可能写耽美这种像男人婆那种女人才会写的东西啊!”

“冒昧问一句,‘男人婆’是指……”

“本大爷的大学同学。”

“你的女朋友?”

“不是,她已经和本大爷另一个大学同学结婚了,虽然最近似乎闹着要离婚。”

“那么你对她没有……”

“别想着从本大爷这里挖八卦了,本大爷又不是演艺圈的,有一堆小女孩子追。”

“好的,那么大概两周后会开始出售单行,我们已经封掉杂志连载了,稿酬会在一个月后到你的卡里,没有问题了吧?”

“还有一个。”

“什么?”

“本大爷要请两个月假。”

“发生什么事了么?”

“没,本大爷就是有点儿累了,想休息,不然会折寿的。”

“好吧,再见。”

“再见。”

挂上电话,基尔伯特看了眼桌子上的东西,感觉就是一句话:今年我二十二岁,感觉一生很好很长,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


两个月前。

基尔伯特认为人生就像是过山车,因而之前的人生过得太过顺利便分外担心下坡时跌的太惨。这个预感在他大四毕业时成为了现实,幸好只是感情上,可恨只是感情上。

基尔伯特不是没想过要是真跌下来,就打包回家,在德国的郊区买套房子,娶个和眼缘的姑娘,简单的柴米油盐也未尝不可。

但是事业上,基尔伯特却混得如鱼得水,新书的销售量总是破掉自己创建的记录。

但是他累了,长此以往的工作让他想念起了过去的某些东西——「枫糖浆熊先生」和那箱一直没有寄到的枫糖浆。


“是时候请个假,去放松一下了。”


半年前。

玛格丽特什么都好,好到基尔伯特觉得自己对不起她。

终于,在基尔伯特去莫斯科签售前,玛格丽特提出了分手,在柏林的雄鹰咖啡馆。

那天的她穿着初次见面的衣服,点了她喜欢的枫糖浆咖啡,独特的甜腻香气让基尔伯特想起了过去在MSN上的少年。


‘「枫糖浆熊先生」:恩……很多人都认为它的味道很奇怪,但是我觉得有一种独特的甜腻香气,嘛……不在意我看法的毕竟是多数人吧。’

去你的不在意,本大爷记了一年半。


“我……我很喜、欢贝什米特先生,但是……”玛格丽特拽着衣角,像每次他给她花的时候一样,“但是,先生你……其实不喜欢我吧。我希望我所喜欢的先生可以找到自己喜欢的人。”

话说的很好,像是一张包装精美的好人卡。

正这么想着,一个纸箱子被推到了基尔伯特面前。

“这是哥哥让我给你的。”

说罢,玛格丽特向门外走去。

基尔伯特打开纸箱,本以为是什么谴责、整人玩具或是毒药,但是里面装着一罐又一罐的枫糖浆。


脑袋突然炸了。


一年前。

基尔伯特的女朋友是弗朗西斯介绍的,基尔伯特也不知道弗朗西斯从法国坐飞机飞到德国再从德国飞到俄罗斯只为给他介绍女朋友是哪根筋搭错了。

哦,他们是先从加拿大飞到法国的。

“嘿,基尔,哥哥我来介绍你认识一下,这位小姐是玛格丽特,玛格丽特·威廉姆斯。”弗朗西斯说着把一旁脸色绯红的少女拉到了基尔伯特面前,“梅格,这位是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你们认识一下。”

说罢弗朗西斯就去找餐厅经理借厨房了。

被扔下的两人分外尴尬,一直不说话,只是低头看手里的叉子,似乎那是什么稀世珍宝。

基尔伯特直到这个女子和弗朗西斯平时带来的女人不一样,似乎格外的纯情和腼腆。

他明白了,这是弗朗西斯专门介绍给他的,不符合弗朗西斯胃口的女子。

虽然已经意识到了,但是两人一整个晚上也没说一句话,就连联系方式也是弗朗西斯给的。

但是就算是这样,他们还是稀里糊涂地在了一起。




基尔伯特踢着石子,漫无目的地走在多伦多的街道上,思考着下一步的去向。

总之什么也不想就跑到加拿大实在是失策。


秋天的风吹在脸上的感觉很舒服,大片的枫树的落叶把街道变成了鲜艳的红色。

有人说,世界上有三个大自然创造的邂逅的景观:樱花盛开,枫树落叶和银杏树落叶。这种文艺腔的东西基尔伯特从来不信,也从来不写。

不过这回,上帝是让他必信不可了。

街的对面走过来两个人,其中的一位是玛格丽特,另一位是玛格丽特的哥哥马修,同时也是基尔伯特网上的‘老朋友’——「枫糖浆熊先生」。

玛格丽特看了他一眼,眼里有几分惊讶,马修问:「怎么了?」「没什么,认错人了。」玛格丽特回到。

他们和他擦肩而过,基尔伯特叹了口气。


基尔伯特第二天就回了德国。

回国后什么都忙碌了起来,首当其冲的就是伊丽莎白和罗德里赫的离婚,基尔伯特身为两人的老朋友负责作证,顺便安慰伊丽莎白。

‘她有什么好安慰的,她的神经比本大爷还粗。’基尔伯特想着,还是跑去了。

他没有想到,伊丽莎白会向他提出‘我们在一起吧’这种事情,当时他的脑里几乎是接连不断的大爆炸。

‘你答应她啊,你不是暗恋她吗?’心里的他说。

‘你真的要答应她吗?你真的还喜欢她吗?’心里的他又说。

‘其实你还喜欢她,但是还喜欢另一个人对不对?’心里的他接着说。

‘你喜欢伊丽莎白,也喜欢马修对不对?’心里的他丝毫不给他思考的时间。

‘答应她吧,马修对你而言,只是一个幻想的避风港而已对吧,不要否认,你要否认自己么?’心里的他最后说到。




基尔伯特想自己就是一个懦夫。

伊丽莎白对他来说是一直喜欢着的初恋,马修对他来说是幻想中的人。

他没办法离开任何一个。

他没办法和任何一个人在一起。


基尔伯特消失了。

小说界动乱了。


最后想起的人,不可否认,就是马修。

那个照片里的,害羞地笑着的,存在感很低的少年。

那个多伦多街头上和妹妹一起散步的温柔体贴的哥哥。

不得不承认的事情有两个:

本大爷没有尝一下你那箱晚到了两年的枫糖浆。

本大爷真的很想和你一起喝下午茶啊。


说起来,枫糖浆咖啡是什么味道呢?本大爷还不知道呢。真的像你说的一样有一种独特的香气么?

谁说你的想法经常被忽视呢?本大爷记了两年了。

有奖励吗?


  31 13
评论(13)
热度(31)

© 迷茫_吃土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