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茫_吃土少女

高亮:APH已退圈
这里迷茫,也可以叫mayoi
默默复键中,主食楚留香相关杀破狼和六爻,博爱党
产出量不定中,今天更新了吗?没有

 

【原创/all普all】国设普的常人学院生活02

  • 01

  •  @冬安 的点文系列之一请签收

 

“历史考试结果怎么样?”库博发誓他除了历史成绩出炉以外的任何时候看到自己的这位朋友会露出这么难看的表情,“教授的侧重点又很奇葩?”

埃德似乎是被说中什么痛处,他直接把咖啡杯砸在了桌子上,杯子里的咖啡溅出了不少:“不,完全不是密斯卡教授的侧重点有多奇怪的问题!而是基尔他又拿了满分的问题!满分!满分啊!说好的损友呢?他连复习方法都不告诉我!”

库博还没有开口安慰一下自己的损友就被一个法国口音的男人打断了。

“哥哥我没听错的话……你们在说小基尔?”男子蓄着长发和胡子,一副搞艺术的打扮,“你们知道他现在在哪么?”

库博和埃德都是一副被吓到的表情看着来人,暗自揣摩基尔和他是什么关系。

库博给了埃德一个‘不要乱说’的眼神,当然,很可惜的是……他完全没有看到。

“哦……他是我的同系损友,虽然放假了他应该还和去年一样在学校,你是他谁?”埃德飞快地用德语说,摆明了一副欺负外乡人的样子。

不过对方不知道是德语太好还是个语言天才,竟然听懂了埃德的话,还翻了个白眼:“嘿,男孩,还没有人问过小基尔和哥哥我是什么关系呢。看在你长得还算可爱的份上,哥哥我告诉你啊,哥哥我是小基尔的恶友……”

话还未说完,库博就立刻反应了过来,埃德愣了一下也明白了。

“你就是弗朗西斯·波诺伏瓦?!”“你就是基尔说的那个背后捅刀子的恶友腐烂鸡?!”

‘背后捅刀子’和‘腐烂鸡’这两个词很明显的刺激到了弗朗西斯,以至于他很长时间一句话也没说。

“好吧,既然你是他的恶友那就和我们来吧。”库博说。

弗朗西斯回头冲另一桌喊道:“东尼儿,走吧,哥哥我知道小基尔在哪了!”

一个皮肤偏黑,笑得很阳光的青年立刻跑了出来,向库博和埃德打了个招呼:“呦,俺是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叫俺安东尼奥就行!”

一听到这个长的不行的名字,库博和埃德心里迅速划过一个基尔曾经告诉他们的形容这家伙的名词:心机表。

呵呵。

 

 

“库博、埃德你们怎么……”一看到门口的四个人,基尔十分迅速地关上了门,“晚安。”

Good night your sister!

弗朗西斯示意其他人退远点,然后迅速地一脚踢了过去……

在库博和埃德一声为了钱包发出的哀嚎后那门它就碎了!碎了!就像是节操一样的碎了!

 

 

在安东尼奥的一番解释下,库博和埃德接受了那个鬼扯一般的‘因为赌气而离家出走十年未归’的奇葩设定,和两位恶友一起聊了起来。

“哥哥我说啊,哥哥我可算是看着小基尔长大的,他小时候把一个女孩子当哥们儿似的一起玩了好多年,结果十二岁的时候发现是个女孩子,还和隔壁小少爷订过娃娃亲,结果把他给气的啊……”

“然后他就离家出走了?”

“那可不!”

“要俺说啊,他最有意思的那次是和伪绅士到处打架的那段时光!”

“哦哦,你说那个前不良的不良史?哥哥我也觉得那段时光蛮有意思的。”

“那么具体是什么样的呢?”

“哦,差点忘了你们俩了,哥哥我跟你们说啊blablablabla……”

“俺还记得blablablablabla……结果blablablabla……”

“对对,那次伪绅士blablablablabla……然后小基尔blablabla……”

“哦哦!我还记得基尔干过类似的事情呢!”

“诶,埃德你说那次基尔blablablabla……”

“不是啦,是那次,就是blablablablabla……”

基尔终于发怒了,他大喝一声:“不要当着本大爷面说本大爷的过去啊!”然后一脚一个,依次把四个人踢出了寝室后把库博和埃德两个人的杂志当做门板顶住了门。

“他是基尔么?”库博尤有余悸地说,“也太恐怖了吧,力气那么大……”

弗朗西斯安慰性地拍拍库博的肩膀说:“不是啊,小基尔他以前就这样,哥哥我还记得那次blablablabla……”

安东尼奥迅速地补充道:“然后啊blablabalbla……”

看来今晚的谈话暂时是不会结束了。

  29 4
评论(4)
热度(29)

© 迷茫_吃土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