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茫_吃土少女

高亮:APH已退圈
这里迷茫,也可以叫mayoi
默默复键中,主食楚留香相关杀破狼和六爻,博爱党
产出量不定中,今天更新了吗?没有

 

【原创/普洪】物是人非(上)

【伊丽莎白篇】

 

【发件人:基尔伯特】

【出来见一面么?还是老地方。】

这是一条四小时前的短信,伊丽莎白深呼吸了一下后走出了公寓的大门,想着‘如果是最后一面的话,也未尝不可。’

但是到了那家两人初遇的咖啡店时里面早已空无一人。

‘连四小时也不肯等我么?’

正打算离开时,手机突然响了一下,刚掏出来对方就挂断了。伊丽莎白这才发现自己有基尔伯特十几个未接电话,便狠下心按了回拨。

(你拨打的电话暂时……)

(你拨打的电话暂时……)

(你拨打的电话暂时……)

……

就在伊丽莎白打算放弃时,第十个电话终于被接通,欣喜的心情还未涌起便被绝望所代替:电话那头响起的不是那个熟悉的沙哑嗓音。

“喂?请问是‘伊莎’么?“

“啊,我是。”

‘那家伙给自己的备注竟不是‘男人婆’么?不对,现在应该在意的不是这,这种熟悉的对话模式,难不成……’

电话那头的声音马上证实了伊丽莎白恐怖的猜想:“那么请你来一趟市中心医院好么?基尔伯特先生……手机最后的二十个未接记录都是你。”

伊丽莎白倒吸一口凉气,强迫自己不要晕过去,礼貌地挂上电话后伸手拦下了的士:“市中心医院。”她僵硬地重复了一遍那个恐怖的名词,掏出手机给路德维希打了个电话。

“怎么了伊莎姐?”

“市中心医院,快点……”伊丽莎白感觉自己的声音已经带了哭腔。

城市的黑夜带着一种未知的恐惧,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和高楼大厦让人不禁想起曾经的自己。

迷茫、彷徨。

 

市中心医院。

伊丽莎白表明来意后直接被带向了验尸间。

“您就是‘伊莎’吧,基尔伯特先生生前一直在说你的名字。”

生前……这个词现在显得十分恐怖。

“那就是说……他在来的路上还活着?”伊丽莎白像是抓住了什么救命稻草一般追问,“他有说过什么么?”

“他被打成了重伤,来的路上已经奄奄一息了。”对于第一个问题,护士很快回答了出来,但对于另一个,护士露出了为难的表情,“好像是说过什么……让我想一想……啊,对了!他说:‘伊莎,本大爷赢了吧……’”

‘最后他在乎的也不过是输赢么?’

‘以为他会说他爱我的我还真是笨蛋……’

路德维希一来,伊丽莎白就头也不回地走了,从此再也不会和贝什米特一家有任何关系。

 

一个月后。

“埃德尔斯坦先生你是否愿意迎娶你身边这位漂亮的姑娘做你的妻子,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在以后的日子里,不论她贫穷或富有,生病或健康,始终忠诚於她,相亲相爱,直到离开这个世界?”

伊丽莎白听见对方说:“我愿意。”

“那么海德薇莉小姐你是否愿意嫁给你身边这位英俊的青年做你为丈夫,爱她、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在以后的日子里,不论他贫穷或富有,生病或健康,始终忠贞於她,相亲相爱,直到离开这个世界?”

伊丽莎白深呼吸了一下,想象对方是某个银发赤瞳的青年,说:“我愿意。”

伊丽莎白一直恍恍惚惚的,直到最后,牧师说:“根据神圣的圣经给我的权柄,我宣布你们为夫妇。神所配合的,人不可分开!”她的眼泪便潸然而下。

所有人都以为那是感动的泪水,只有伊丽莎白知道那是在吊念另一位今天举行葬礼的人——她所爱的人——而流。

她似乎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教堂门口,对她说:“男人婆,本大爷可没钱买戒指,你愿意和本大爷走么?”

一如当年,但早已物是人非。

 


  13
评论
热度(13)

© 迷茫_吃土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