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茫_吃土少女

高亮:APH已退圈
这里迷茫,也可以叫mayoi
默默复键中,主食楚留香相关杀破狼和六爻,博爱党
产出量不定中,今天更新了吗?没有

 

【原创/普奥洪】酒忆人

今天赶来更新,为高考中的太太和朋友们刷一发RP。 
 
伊丽莎白一觉醒来已是黄昏,想起昨日的彻夜奔波,疲劳感一下子涌上全身,她觉得是时候放松一下了。于是,她抓起桌上的钱包,完全不顾形象地走了出去,直奔街角早已物色好的小酒吧。 
伊丽莎白不需要太注意形象,就像曾经某个银发的少年对她说过的一样:男人婆你和别的姑娘不一样,就算你只是穿着灰扑扑的骑马装,你也比那群姑娘帅百倍! 
没错,就是帅百倍。 
伊丽莎白在十六岁以前,一直以男孩子自居,打扮帅气、剑术高超,但是十六岁以后,她还是变成了一个淑女。 
帅气的淑女。 
“乌尼古。”说着,她坐在了吧台旁边,打量着一柜子的酒,一眼就从五颜六色种类繁多的酒中发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德国啤酒、潘趣酒…”她轻声呢喃,像想起什么一般轻笑了出来,“挨的好近,真像你们俩。” 
明明是两种完全不同口感的东西,却为了相同的目标彼此嫌弃地站在一起。 
“真像,两个孩子气的家伙。”伊丽莎白嘟囔着,抿了一口酒,苦涩的草药味刺激着味蕾和回忆。 
那没有过分甘甜,只剩下淡淡苦味的回忆。 
 
伊丽莎白从小就喝酒,倒不是有多么爱,而是觉得:男孩子就该喝酒。 
为了更像一个男孩子而喝酒,然后,她在酒馆遇见了基尔伯特,一个酷爱黑啤的家伙。 
“啤酒就是本大爷的生命!小少爷的潘趣酒那哪是男人喝的酒!想起来就够娘们的!”基尔伯特经常这么在酒馆说,然后把前面的啤酒一口喝掉。 
她连忙学着把面前泅冰的乌尼古一口干掉,药草的苦味一下子让她皱紧了眉头,但还是没有拒绝基尔伯特再来一杯的邀请,然后举着刚倒满的酒杯说:“就是,像我们这样的才是男人!” 
“同意!”基尔伯特拿着他的杯子和伊丽莎白干杯,杯中半透明的液体溅出来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和两人嘻嘻哈哈的笑声融在了一起。 
乌尼古的苦涩送走了天真的三年。 
 
十四岁,伊丽莎白的身体和基尔伯特有了明显的区别,力量和基尔伯特也差了许多,她突然开始害怕,害怕不能用男生的身份保护自己。 
这种恐惧一直围绕着她。直到那一天,她正式认识了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那个冷淡待人的小少爷,那个钢琴天才。

——TBC——

  15
评论
热度(15)

© 迷茫_吃土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