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茫_吃土少女

高亮:APH已退圈
这里迷茫,也可以叫mayoi
默默复键中,主食楚留香相关杀破狼和六爻,博爱党
产出量不定中,今天更新了吗?没有

 

【原创/独普】偷窃

路德维希打量着眼前的犯人,这个被判了死刑的犯人。因为他长得很特别。
他的银发赤瞳让路德维希想起了自己的哥哥—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他唯一的家人,一个很聒噪的哥哥。
搬到德国以后日子平淡了多久,他不清楚,不过应该很久了吧,久到他忘了哥哥是个很能干的人。搬到德国后哥哥成天刷推特更新facebook,在论坛上和各式网友打嘴仗,一点儿也不像在俄罗斯的时候,那时候哥哥很能干,才十几岁就撑起了一片天下……
“想吃点儿东西么?”想着,路德维希不禁有点儿同情这个犯人。
犯人摆了摆手,用生涩的德语回答道:“不了,还有半个小时就是我最后一顿饭了,留点儿肚子。”
犯人约摸有三十岁了,但看着却更沧桑些。
说来哥哥也快三十岁了,但还是一副小孩的样子,无论是外貌还是脾气。
“本大爷的west可是世界上最棒的弟弟!”路德维希的哥哥经常喝他的朋友们这么说,脸上的表情像是个炫耀自己哥哥的弟弟一般。偶尔还会闹小孩子脾气在大半夜把路德拽起来煲汤,四处闯祸……还有最让路德维希过意不去的一点:明明没有自己强壮却总是站出来保护自己。
“罪名?”
犯人听见了,抬起头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路德维希以为犯人没有听懂,便用英语重复了一遍:“你的罪名是什么?”
“我当然知道你要问什么,我只是觉得你的问题很奇怪。”犯人白了他一眼,“硬要说的话,是偷窃,偷窃了七个人的生命。”
“杀人犯?”
“对。”
路德维希突然想起哥哥在facebook上发表过自己对于世界上一切罪过的解读—偷窃。
如果你杀死一个人,你就偷走了他的生命;如果你欺骗一个人,你偷走了他知道真相的资格…
“但我不是杀人犯,我弟弟才是。”
路德维希愣住了,不是因为事情的突然转变,而是因为两件事的多处巧合。
“但我愿意为他承担这一切,因为……他是我最亲爱的弟弟。”犯人微笑着说,应该是想到了自己的弟弟吧。
路德维希张了张口,什么也没说,他看着眼前的犯人,还有半个小时这个人就会为了他的弟弟献上宝贵的生命。
但他不曾后悔,就像路德的哥哥一样。
“看见你,我想我哥哥了,你们很像。”
“是么,他还好么?”
“很好。”在另一个世界。
哥哥那种人一定会因为保护了自己的弟弟而开心吧。
‘那是本大爷干的,因为本大爷的west是绝对不会杀人的!’
‘本大爷十分清楚会发生什么,但本大爷无所畏惧,因为west是本大爷最重要的弟弟阿!如果可以保护west的话,本大爷怎样也无所谓!’
‘因为,前方有光。’

到了上刑场的时候,犯人被带走了,但他不像其他死刑犯那样。
他的身体尽可能地挺直,毫无畏惧地走向刑场。
因为,前方有光。
  38 21
评论(21)
热度(38)

© 迷茫_吃土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