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茫_吃土少女

高亮:APH已退圈
这里迷茫,也可以叫mayoi
默默复键中,主食楚留香相关杀破狼和六爻,博爱党
产出量不定中,今天更新了吗?没有

 

『原创/普洪』二十六字母

拼上性命用联网电视码字Orz

――――――――――――――――――――――――――――――――――――――――――

along(沿着)

“沿着历史长河而行才能取得安全,然后实现理想。”伊丽莎白读道,随后叹了口气,合上了书,“反正你肯定不会听这句话的……”

然而正是因为你不听,你才成了你。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绝对不是跟随别人的存在.

“正是因此,你离开了。”


bring  (带来)

和平被带来了,以他为代价。


country (国家)

他曾为国。

但如今,他在那边终于不用带上虚伪的面具。

他曾为国,如今终不为国。


dance(跳舞)

今天是个对于基尔伯特来说很重要的日子,他一直珍视大的人的生日到了,但以他现在的身份已经永远不可能出席了。

舞会即将开始,而他只能选择一个不错的角度偷看。

罗德里赫来到了伊丽莎白的面前,伸出手:

“Can we dance?”基尔伯特配合着罗德里赫的口型轻声说。

伊丽莎白微笑着把手搭了上去,两人一起步入舞池。

基尔伯特笑了。


end(结局)

这场悲剧注定没有结局。


forget(遗忘)

早上起来,伊丽莎白总觉得忘了什么,却说不出来。

“到底忘了什么呢,总觉得很重要……”她看着只有自己一个人的照片,轻声问。


gift(礼物)

伊丽莎白看着满屋子的礼物,把手上的铁十字扔了过去,咬了咬牙,把门锁上。

被扔掉的钥匙在草丛里泛着银光。



“再见。”



hall(礼堂)

金碧辉煌的礼堂将要为他最爱的人举行婚礼。

可惜新郎不是他。


important(重要的)

“本大爷最重要的四件东西―亲父,阿西,国民还有男人婆。”


just(只是)

基尔伯特和伊丽莎白有很多不同的看法,但有一点他们看法相同:

我们只是朋友。


keep(保持)

一切东西都为它们再也无法归来的主人保持着原样。


language(语言)

我和你语言相同却无法领悟你的心意。


movie(电影)

一场关于普鲁士历史的电影散场了,唯一的两个观众骂着编剧的无知离开了。

但他们没有认出彼此是谁。

也许只是没有说破。


newspaper(报纸)

“所以,本大爷身为你们的老师,严肃地警告你们:报纸上的东西不.能.信!”银发青年一改以往的平静,把报纸撕坏后愤怒地离开。

那张报纸躺在那里,上面讽刺地印着:

『普鲁士―揭露万恶之源的历史』


onion(洋葱)

基尔伯特讨厌洋葱。

“让人哭哭啼啼的,真恶心。”


potato(土豆)

土豆和啤酒会产生化学反应―口臭。

所以基尔伯特去见伊丽莎白前总是先吃薄荷糖。


quiet(安静)

伊丽莎白正纳闷路德维希家为何如此安静时突然想起―基尔伯特消失了。


race(竞赛)

基尔伯特和伊丽莎白切磋战术时总是输得很奇怪。

“有本事你再出来让着我啊!”伊丽莎白对着他的照片怒吼。


sing(唱歌)

他唱歌很难听,经常是他一开口别人就跑。

可是她突然想听了。


tree(树)

基尔伯特在战争时经常把他对伊丽莎白的思念刻在树上。

嘘―这可是秘密。


use(使用)

学会使用电脑是对的。伊丽莎白看着屏幕上基尔伯特的主页微笑着想。


write(写作)

伊丽莎白最近一直在看一本书。

听说叫<本大爷日记>。



year(年)

“过了这么多年还不打算回来么,蠢鸟!”


zero(零)


“你叫什么名字?”

“伊丽莎白,怎么样?帅吧!”

“好娘!”




  25
评论
热度(25)

© 迷茫_吃土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